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教育新闻 >
东方智库丨疫情之下,西方为何仍执着于“自由民主”?
发布日期:2020-05-29 02:3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1989年,美籍日裔学者弗朗西斯?福山在美国《国家利益》期刊发表题为《历史的终结?》一文,标志着“历史终结论”作为系统论证正式出现。

冷战结束后,东、西方理论界集体聚焦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两种制度未来的命运,亟需新的理论范式来解释现实世界正在发生的变化。在如此的历史背景下,福山出版《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》一书。他以科耶夫对黑格尔的解读为立论基础,认为历史不断进化,当人类历史发展到“自由民主”阶段,历史就此终结。此书一出,一时被西方世界奉为经典。

资料图片:2014年11月4日,工人在美国华盛顿的美国国会大厦上进行维修工作。(来源:新华社记者殷博古摄)

但中国的发展已经从事实上证明,这种源于西方中心主义的“历史终结论”早已破产。

当下,在人类抗击新冠病毒的战“疫”之中,中国担当体现了负责任的大国形象,中美相较,高下立判。然而,身为西方主流意识形态的主要代表,弗朗西斯?福山再次发声:在肯定中国抗击疫情的战绩的同时,又为美国提出了新的历史任务。5月18日,福山在《美国利益》网站上发表《中国是哪种政权?》一文,文中称,在处理危机方面的表现,中国超越了美国。在想着改变中国之前,需要先改变美国,努力恢复其“全球自由民主价值观灯塔”的地位。

这不是福山第一次赞扬中国抗疫战果,但他仍坚持认为国家制度与抗击疫情的成果之间没有必然联系,同时这种模式无法被亚洲以外的国家复制借鉴。福山在接受法国《观点报》采访时曾提到,“虽然中国模式是非西方模式中最成功的一个,但这种模式无法被亚洲以外的国家复制借鉴,例如在拉丁美洲,这种强大政府的传统并不存在”。

有学者认为,美国政府在应对疫情上,已暴露出结构性缺陷,如决策失误、地方掣肘、缺乏有效沟通,使得政府逐渐被掏空。尽管如此,中国优秀的行政治理能力依然被西方学者所“诟病”,他们忽视中国巨大成就所彰显出来的制度优越性,坚称“自由民主”为所谓“普世价值”。

对此,不禁让人心生疑惑,为何主流西方学者集体“失盲”,完全忽略现实,而坚守体制优越论?这种“唯西方制度论”背后究竟隐含着何种内在逻辑?

“自由民主”是西方政治意识形态的重要基石,既是西方所谓“普世价值观”的精神内在,也是现代西式政治体制的核心词汇。西方政治主流观点认为,法国大革命或美国大革命是现代的起点。这背后折射出西方特定的历史哲学。按照此观点,这两场革命代表人类开始进入理性和进步时代,宣告“中世纪黑暗”彻底终结。这种解释折射出“欧洲中心”的历史哲学。

欧洲中心史观认为,历史是直线发展的。人类历史的发展既有方向,又存在终极目标。这种目标即是从康德到黑格尔在寻求的一种承载“普世价值”的纯粹理性,他们坚信认为,全人类共享一种超越所有文化的真理“存在”,即“绝对真理”。

资料图片:2015年7月4日,在美国华盛顿,焰火照亮(从左至右)国会大厦、华盛顿纪念碑和海军陆战队纪念碑。(来源:新华社记者殷博古摄)

技术手段的迅速更新,使得欧洲社会组织形式发生重大变化,18世纪的启蒙思想不再能满足变革的需要,法国大革命和美国大革命这些历史事件加速了理论需求。在历史发展的必然和现实迫切需要的双重合力下,原本用来解释法国和美国革命地区性历史经验的政治词汇??“自由民主”被包裹上“现代性”的外衣,逐渐被塑造为西方意识形态两大基石,通过西方直线历史观的论证,它们开始代表人类历史的前进方向。

随着实力崛起,欧洲获得了解释世界的历史机会,完全掌握了话语霸权,“自由与民主”也被视为人类精神世界的最高价值,内嵌在历史解释中被推及至全世界。

同时,这种历史经验被黑格尔打上强烈的“末世论”色彩。在他看来,精神发展的自我目标达成之后,历史就趋于圆满稳定;即使经验的历史仍在继续,但精神发展的可能性已穷尽。这种思想直接影响到美国的新保守派,并在苏联解体后宣称历史终结。既然精神发展已经终结,“自由与民主”自然是人类精神世界的“绝对真理”。因此,法国革命和美国革命的地区性历史经验被赋予了重大历史意义,“自由与民主”的解释解释范畴被极大扩展,不再仅限于解释特定历史期的变化,而被西方主流意识形态企图抽象为放之四海而皆准的“普世价值”。

20世纪,虽然“欧洲中心论”所衍生的优越心理遭受到致命打击,但自美国崛起之日开始,它就坚信自己为“山巅之国”,美国模式则实现了所谓的“自由与民主”的完美融合,完胜旧日欧洲的强权政治。因而,美国不遗余力地向全世界推广美国模式。

综上所述,我们可以明确的是:西方之所以能称之为“西方”,主要是有“自由与民主”的标签。只有以“自由民主”为明确的意识形态标签,西方的身份才能得以识别,并有可能聚合为联盟。因而,时至今日,西方的意识形态仍停滞在“历史终结”的哲学逻辑里,陷入僵化,难以突破。因为一旦丧失这个标签,所谓的“西方”将不复存在。

基于此,我们可以基本判定,未来很长一段历史时期内,在国际政治领域,西方仍将打着“自由民主”的旗帜,团结一切和自我利益诉求重合或交叉的力量,以捍卫“全球价值观的灯塔”,而无视世界正在发生的新变化。

(作者为华东师范大学国际关系与地区发展研究院博士研究生)

东方智库原创稿件受法律保护,转载请联系电话即微信号。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东方网立场。*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,不代表本网观点

  • Power by DedeCms